都拿捏不住,掉在地上。那黑脸汉

分享到:

背突然如受重拳,滚了几滚,箭杆折了,情急也不敢拔箭头,吐着血沫又逃。倏闻后面踩雪之声,两个人影追上来,皆衣片飘飞,形如赤裸。

此时蒙古兵绕坡下了沟,却都骑在马上。蒙人最忌弃马,虽知沟底难行,仍强骑着追来。尚瑞生来时在沟里走过,知何处雪深雪浅,仗着人快马慢,尽捡积雪深处下脚。那二人只在后面跟随。

奔了一程,后面追声渐远,却愈奔得疾了。三人皆知一出沟马就快,仍未必能逃掉。好在天冷伤口凝了,不致失血太多,否则早撑不住。

不一刻,三人奔到一处陡立的大石岩上,放眼瞧去,只见前面十几步远,已是深渊险壑,哪还有路可行?那二人急回头时,鞑子们已上了不远处的陡坡,脸上不由变色,各摆刀式,便要回身。忽听尚瑞生道:“这清溪涧虽高,下面必积了厚雪,跳下去或可不死。鞑子们若要寻到涧底,最少须两个时辰,大雪早盖了足迹。这就跳吧!”那二人听了,都向下探望。此时雪下得愈大,地上微泛白光,但涧底却黑黢黢的,什么也瞅不见。

尚瑞生道:“涧壁上结了冰,顺着冰面往下滑!”那黑脸汉子一笑点头,握了握他手道:“要死了算没缘分,不死咱就是兄弟了!”松手走到尽头处,半点也不迟疑,贴涧壁滑了下去。那胖子急向下窥,过了半晌,涧底连落物的声音也听不到,一颗心猛地悬起。尚瑞生定心吸一口气,也放胆跳下来。

这清溪涧本是个大水涧,未冰冻时水势湍急,上了冻后,涧壁上仍是水下冲的形状,留有极陡的一个小坡度。尚瑞生一经跳落,忙张开双臂,死贴向冰面。虽是如此,身子也一点收不住,但觉两耳生风,如自云端坠落,将落地时,手足肩背猛一撑壁,身子打横扑出去。饶是如此,胸与头却似撞在铁板上,巨震之下,登时吐血昏迷。

待到醒转,只觉身子在动,有两只手拽着他,向涧壁疾靠过来。头上飞矢射落,鞑子兵在涧上呼喊之声隐隐传来。只见那黑脸汉子坐在一旁,正不住地大口喘气;那胖子摔得更狠,此时犹未醒转。

过了一会儿,涧上再无声息。二人知道仍未脱险,那黑脸汉子背了同伙,一手搀了尚瑞生,艰难向北行去。

走了一程,那胖子低哼两声,醒了过来,眼见自己被人背着,费力说道:“二哥,你放我下来,歇一歇吧。”那黑脸汉子放下他,已累得精疲力尽,摇晃着坐倒,气也喘不匀了。那胖子坐了一时,忽而放声大哭:“那六十几个弟兄都完了!是我叫娘儿们迷了心,把他们害了!那堡子里的娘儿们真是害人精!刚才都在帐里光了屁股受罪,我看着还不解气哪!”

尚瑞生闻言,一股火腾地蹿起,不顾力竭,握刀向那胖子扑来。那胖子一声怪叫,竟不知躲闪。突见那黑脸汉子一刀挡来,疲极之下,两把刀子诧然道:“陈某敬佩你的胆量。刚才没被鞑子杀了,那是老天给我留了张脸皮,能死在义士之手,虽死何憾!”尚瑞生料不到他竟北走,直行到北斗初横,感觉像是到了雄王镇的地界。

进了镇子,不觉鸡鸣破晓。只见街头并无几人,老早起来的,都是本小利薄的小吃摊子。他原想横心夺些钱粮,但见摊主们都是穷人苦相,又觉不忍。转了好几条街,居然面愧心羞,没了主张。

正犹豫时,忽听西街口有人笑道:“师父真是大肚罗汉!这馍吃了十几个也不饱,寺里边如何养得下?要是出门行脚化斋,更要顿顿挨饿了!”一个洪亮的声音道:“我早起饿得发慌,才先来吃了,一会儿还要来几个!”

尚瑞生循声望去,只见西街口拐角处摆了个食摊,一高大僧人坐在摊前,吃得满头冒汗。摊主是个矮瘦汉子,一面舀汤端上来,一面笑道:“师父说还要来几个人,我这馍怕不够了。”那僧人心知摊主是怕吃了不给钱,一手往嘴里塞馍,一手却取出一块碎银,足有三四两,随手仍在桌上。

尚瑞生一见心跳,不由走过来,只盯着银子看。那摊主见他光头破袄,遍体血迹,顿生疑心,便要把银子拿起。尚瑞生本在犹豫,见状反而意决:“我如今僧头血衣,哪个不疑?正巧此僧衣银俱在,实乃天助!”趁那高大僧人不备,猛抓起一个粗瓷碗,照他光头上砸来。孰料一砸便空,灰影一闪不见,瓷碗失手落地,瓷片飞溅。他一惊之下,急忙转身,不期对方已在身后,仍坐在长条凳上,端着汤在喝。尚瑞生陡然逼上一步,便要把他掼在当街。可惜身子不灵便,脚下慢了许多,倏觉右臂被一只大手攥住,狼咬般痛,身子一歪,便向长凳上坐来。

高大僧人几乎与他贴了肩,忽失声叫道:“你身上有伤!”不觉松开手来。尚瑞生虚汗直冒,失惊不能开口。那高大僧人看清对方的光头,不禁笑道:“师兄怎地当街行凶?莫非失了盘缠,见财起意?”尚瑞生脸上挂不住羞愧,顺嘴胡应道:“确……确是遭了劫,又落了一身的伤。”

高大僧人道:“师兄在何处坐禅?”尚瑞生道:“自小在法门寺剃度,度牒这次也弄丢了。”那高大僧人笑道:“既是这般,银子只管拿去。不知师兄要去哪儿?若不够还可相送。”

尚瑞生见他毫不起疑,反不肯接了,道声谢起身便要离去。那高大僧人却是极热的心肠,忙拉住他道:“佛门都是一家,师兄若不收这银子,不妨一路走,反正我们也要出关。但不知师兄落脚处在哪里?”尚瑞生只想脱身,说道:“想去少林落脚,讨教些禅宗的法门。”他知道出了潼关,大寺院离得稍近的,只有洛阳白马、嵩山少林,便即随口说来。

高大僧人听了,竟拍掌笑道:“小僧便是少林寺的和尚,法号唤做法胜,师兄说巧不巧?”尚瑞生一听色变,心知世间断无此等巧事,想到自家伤后行得缓慢,官府或许便在此处拦截,不由惊而后定,急向怀里摸刀。

忽见东街口四五人走过来,皆光头大袖,脚步轻快。尚瑞生一惊,汗毛尽数竖起。法胜招手示意,几个和尚过来也都埋头大吃起来。这几人食量极大,不一刻,早吃光了摊子,却还未饱。法胜拉起尚瑞生道:“师兄,咱先回店里去。你身子虚,我有好东西滋补。”丢下几人,与他朝西巷深处走来。尚瑞生不知凶吉,一时又挣不脱,不由气喘心跳,入怀死攥着刀。

来到一家小客栈,法胜领他进到一间房内,只见墙角放了几件兵器,其中一根铁铲杖,分量着实不轻。尚瑞生略凑过去,见杖身上刻有小字,写着“少林禅院护法善器”,下面是“罗汉堂法能”五个更小的字,一颗心才算落下来。

法胜去铺上拿起个包裹,取出个蜡纸团道:“‘大血手印’厉害得很,没这颗‘救身丹’,你挺不到寺中。”说罢剥去蜡纸,递了过来。尚瑞生甚是感激。法胜又拿出一件棉僧袍,叫他换下血衣。二人坐在铺上闲扯。尚瑞生本无意去往佛窟,但感其义举,也不便匆忙离去。

过了一会儿,几个和尚回来,都收拾包囊器械,一人先出去算账。尚瑞生正自踌躇,猛听砰地一响,房门大开,一人直闯了进来。只见来人也穿了件棉僧袍,年纪不过三十五六岁,脸庞瘦削,相貌清俊,只一双细目冷光四射,透着桀骜之气,手提一人,正是才去算账的和尚。

法胜失声道:“大……大师兄,你……你……”另几人各取兵器,身子都抖了起来。那细目僧冷笑道:“原来是你们几个,众位师叔伯在哪儿?都出来一起动手吧!”法胜颤声道:“大师兄,更没有旁人跟来,你还是跟我们回去吧!”

细目僧不禁大怒道:“方丈敢如此小看我!”倏见灰影晃处,几件兵器一齐落地,跟着砰砰砰几声大响,六七人都稀里糊涂地飞撞向四壁。尚瑞生背上痛极,险些晕死过去。

法胜爬不起来,口中却道:“大……大师兄,你……你虽练成了‘佛手’功夫,也斗不过众位师叔伯。我们不拦你,你……你快逃吧!”那细目僧听了,忽纵声狂笑,震得墙土皆落。突然之间,一股奇异的力量猛罩过来,直如天网撒落,把众人牢牢缚住。这力量已不似人体所发,竟如梵天诸佛之广大伟力,普照万方世界。

这大伟力刚一罩来,另一股如魔似狂的力量随之而生,二者稍作激发,势头又猛增了数倍,小小屋中,竟如佛魔狂斗之场。尚瑞生先受不住,一口血直喷出来。几个和尚大叫声中,也个个血喷似箭,栽倒在地。

细目僧收功笑道:“在寺里不好显我法力!我只恨师叔伯们不来,若来时方称我愿!嘿嘿,少林拳虽为老祖所传,实则统为下乘,连方丈那等修为,也不知佛魔混成,始得无上神通!你等转告众僧:我早晚修成幻身,灭尽当世人物,那时回去,必叫合寺惊服!”说罢丢下那僧人,飞身出门。

众僧早惊呆了,会如此,豪杰之气本易相感,松刀柄只一推,把他推坐在地,长叹一声,摇头便走。

尚瑞生走出里余,眼望四野雪落,他原本只是个行商,借刀杀鞑子时已存了必死之心,后事从未想过,这时倒茫然起来。思忖了半晌,只有先出关去,外地尚有几个朋友可托:“兄……小师父,这是何故?”

尚瑞生怒目瞪视二人,脸色铁青。那黑脸汉子笑道:“小师父逼身的法门很是厉害,是兖州府南关外石家冈子的功夫,我们佩服得紧!不过以一敌二,小师父没准儿落败,这糊涂架还是别打了。”

尚瑞生却无惧意,昂起头道:“鞑子人倒多,我怕了么?你们在堡子里胡作非为,都该吃刀!”那胖子听他说得狠,也不哭了,吊起眼道:“娘儿们谁玩不是玩,干你鸟事!”尚瑞生气得几欲喷血,终是无力站起。那黑脸汉子细瞧之下,忽见他头皮破了几处,头发显是新刮的,一愣之间,猛醒道:“莫非你是那堡子里的好汉!”大为动容,忽跪倒在地道,“有如此义烈的人物,那堡子真不是一般去处了!我兄弟这条命都是你救的,既在豪杰之乡造了孽,杀剐全凭尊意。陈九成也是一条汉子,大节义处可决不含糊!”又喝那胖子跪倒,双双伏罪,并不仗势欺心。

尚瑞生见状,倒是大感意外。想到若无此二人,自己也是万死难逃,实可说彼此拯救,且其人行虽可恼,亦无必死之罪,不由得怒火渐熄。

那黑脸汉子起身走过来,把藏刀抵在自家

欢迎转载517菠菜网地址-517菠菜网平台-517菠菜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517菠菜网地址-517菠菜网平台-517菠菜网官网 » 都拿捏不住,掉在地上。那黑脸汉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