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心间俱有些怅然若失般的不舍。暗器

分享到:

缚在背后的偷天弓,眼望云天深处,“我将云游天下,增长阅历,一面去找那真正的换日箭,另一方面亦努力将弓技与我本身武学合而为一。待我重回京师之日,便是正式挑战明将军的时候了!”

几人随着他的眼光望向天际深处,遥想未来,心中充满了那份不畏权势的豪情与斗志。

杨霜儿撅嘴道,“林叔叔你可要记得时常来看我。”

林青笑道,“你放心,我会经常与你们联系。也许我找到什么适合制箭的材料尚要请许小弟帮我打造呢。”他转头望向许漠洋,满面关切,“江湖上人心险恶,最好找个偏远的地方落脚,离京师越远越好。一旦安定了,可找走江湖的戏班中佩带月形珠花的女子,将你的地址留于她,我界时便自会找到你。”

“带珠花的女子?!”杨霜儿奇道,“林叔叔你怎么认识这些人?”

林青一笑不语。许漠洋却是想到杜四曾提到过那蒹葭门主骆清幽文冠天下,艺名远播,是天下诗曲艺人最崇尚的人物,林青所说的戏班想必与此有关,当下也不点破,暗记心中。

而杜四告诉他们京师中“一个将军,半个总管,三个掌门,四个公子,天花乍现,八方名动”这句话时亦正是在此地。如今景是人非,念及杜四音容,又想到容笑风生死未卜,心头不由一阵郁然。

林青似也是想到了什么,眼落空茫之处,良久不语。终乍然清醒般一声长笑,“大家各自保重,我们后会有期。”也不多言,飘身而起,往幽冥谷口行去,数个起落间,终消没于林荫深处。

三人望着林青的背影渐渐消失,一王纵是武功尚不及明将军,但为人光明磊落,行事缜密慎重,在气度上亦不逊明将军半分。望去,整个关中地面,一片银装素裹。莽莽雪原之中,漫天鹅毛飞舞,远物都不可见。雪地之中,只有一行蹄印,极轻极淡,蜿蜿蜒蜒,伸向远处。顺着蹄印望过去,只见蹄印越深,影子也宛然可见,竟是一只骡子,载着名大汉,踽踽而行。

大汉骑得累了,牵骡子向南走去。只见他不过二十五六,虽不甚魁伟,相貌却生得好,眉宇间藏着神采,像个冷脸儿“吕布”。他名叫尚瑞生,字近常,关中尚义堡人氏。原本是个行脚商人,但近年来,时局动荡,道路不靖,最近一趟生意,更赔了个精光。无奈之下,只得黯然返乡。眼望四野大雪迷程,愈失了似箭归心,竟是一步懒似一步了。

行到红谷沟边一个陡坡上,已看见村头那棵老槐树。下了陡坡,沟里雪已及膝,又苦行了几里路,已渐至村口。只见那老槐树枝须四漫,都挂了一枝头的雪,压得似个风烛老者,没半点精神。

尚义堡本是关中的大堡子,由东至西,有条不太宽的街道。才走到街头第一家门前,不经意向里面望去,忽觉竹篱茅舍间,情形有些不对。他知这户人家,只住着个姓薛的孤老,自己久未来探望,遂推门走了进来。方一入内,一颗心猛然提到口边。只见脚下一人惨死,却不是薛孤老是谁!

他一惊之下,不由打了个激灵。急走出来,猛见不远处几户人家,门口都挂着白绫子,适才雪罩着看不清楚,分明是穷户们遭了祸事。他只觉心跳加快,疾走过来,忽听得几家院内传来惨哭声。又走近些,才听出不止是这几家在哭,竟是整条街悲山号海,入耳惊心。

尚瑞生汗毛一炸,心口狂跳,太阳穴好似擂鼓,疯了般奔出来,向自家方向跑去。只见自家门口大门紧闭,尚瑞生额头青筋暴绽,大吼道:“爹!娘!”用力撞门,里面却上了栓。

过了一会,方听里面脚步声响,有人怯声道:“是……是谁叫门哪?”尚瑞生听出是老父的声音,喜得几乎掉泪,忙道:“爹,是孩儿回来了!”尚老汉哆嗦起来,半天才开了大门,紧抱住尚瑞生,一句话也说不出。

尚瑞生正要开口,忽见母亲小脚碎步地奔出来,满脸是泪,扑入他怀中。一家人久久相抱,都是百感交集,难辨悲喜。

直到内堂里坐下来,尚母才觉后怕,又把尚瑞生紧紧抱住,流泪哭道:“这场雪是老天护着我娃儿哪!要不是风雪阻了路,你一早回来,性命也没了!娘日日拜佛念平安经,你还笑话呢,今天看有用没用?往后可不敢再胡乱谤佛了!”

尚瑞生细问之下,才知是白莲教造的孽。尚瑞生刚去山东,附近三厅十四县便来了一伙白莲教妖人传经布道,后见布道传法没人信,又改做抢匪了。只几个月光景,便闹得家家断了生计,闺女媳妇更遭了大殃。

却正在昨天晚上,堡子外忽来了上千鞑子兵,他们进来见人就杀,六十岁往下的男人,没一个能活,看见未梳髻的女人,都用绳子拴在马上带走了。剩下的女人奸完即杀,尸体都摞成垛。尚瑞生刚回来时,老人们已把尸体抬了回去,那血水却直汪了一整条街面,流着都能听到声音。这伙鞑子不是本地的皇兵,而是从西海子借来的老海都汗的恶兵凶种,要去剿灭白莲子的,结果只在堡子里抓到两个贪酒的莲妖头,却害了九百多乡亲。

尚老汉道:“白莲子都逃进山里去了,鞑子们看样也不急着走,都扎在出山口凤眼沟的土塬上。堡子里目下还有两个番僧未走,正在族长家吃喝取乐,糟蹋他几个闺女呢!”

尚瑞生心如刀割,忙抱住了他,用手轻揉其背。尚老汉又哭了多时,尚瑞生方松开手臂,笑了笑道:“父母在堂,儿不敢做不孝的事。回来还不曾给二老磕头,逢此大凶,更该多磕几个。”跪倒身躯,恭恭敬敬地拜了几拜,直起身时,目中已湿润了。

两个老人家忙将他扶起,眼见儿子活生生相对,悲尽喜生,一同抚摸着掉泪,尚瑞生热流盈怀,又将二老紧抱了抱,这才向外走去。回头看时,蓦觉父母眼中慈光如日,竟令自己有些晕眩。

出了家门,雪已下得小了,飘飘洒洒,似在用心装点世界。尚瑞生只向前去,街两头再闻哭声,也不去看,少时来到同宗九叔尚满仓的门前。推门进去,少不得又是一番唏嘘相对,尚瑞生只说宰骡子分肉给乡亲吃,管做屠户的尚满仓借了刀子。原来自蒙古人占据中华,深恐汉人反叛,故令家家不得私藏寸铁,违者夷族灭群,断不姑息。一乡之中,唯屠户允用屠刀,刀长犹不可盈尺,否则生剥其皮,合乡连坐。

尚瑞生见刀身虽是窄薄,磨得却甚为锋利,遂以指轻弹刀脊,其声清长不绝,钢火尚佳。尚瑞生揣刀入怀,大步出门,直奔族长尚绍恩的大院套走来。却见堡子最西头一座深宅大院,足占了两埫地,极是气派。

尚瑞生悄悄走进二门,已听到南屋里传出怪笑声。尚瑞生上前只一脚踢碎门板,豹子般蹿进来。却见屋内两个番僧,正在屋当中桌前饮酒,几个年轻女子都赤裸着身躯,缩在床上哭泣。

尚瑞生怒火冲顶,大喝一声,电一般跃至桌前,直奔右首一肥大僧人心口戳来。那肥大僧人正饮得开怀,门板飞裂,恰一块打在他脸上,再闻此奔雷也似一声大喝,头上早走了真魂,待要去摸椅旁的戒刀,已是一物穿心而过,当下大叫一声,蹬翻了酒桌,向后便倒。

几个女子尖叫声中,尚瑞生已跳过翻桌,照另一僧小腹捅来。那僧人早惊碎了心胆,同伙蹬翻酒桌,他才本能地跃起闪避。未料尚瑞生怒而智存,跳来时早算准了方位,刀势低平快捷,直劲里藏了变化,僧人躲闪不及,这一刀正捅在小腹上,刀身尽没,实是狠辣之极。

尚绍恩闻得声响,连滚带爬地跑来,一见屋内景象,直惊得屁滚尿流,吓倒在地,大哭道:“近常啊,你把大伙全害了!你要报仇雪恨,也等我们死了再说,这可让老人们怎么活呀!”

尚瑞生扶住了他,说道:

杨霜儿握紧拳头,一脸正色,“我相信总有一天明将军会败在林叔叔的偷天弓下。”

物由心喃喃叹道,“真希望我这老头子还能活到那一天。”

杨霜儿奇道,“物爷爷你可不老,待到了无双城把你这头白发和胡子都剃了,说不定比我爸爸还要年轻英俊呢。”

物由心哈哈大笑,“是极是极,到时候我们兄妹俩重出江湖……”也亏他顺杆就爬,居然厚起老脸便以“兄妹”相称,“就由大哥做主,给我的蓉蓉小妹找个上门女婿……”

杨霜儿不依,娇笑着来撕物由心的胡子。二人打闹一阵,却见许漠洋仍是呆呆站在原地,眼望林青离去的方向。杨霜儿想到他一家妻儿全死于战火中,心中不忍,复又劝道,“江湖险恶,许大哥还是随我们一起去无双城吧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许漠洋长吸一口气,语气中充斥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,“你们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活下去,直到暗器王击败明将军的那一天!”

欢迎转载517菠菜网地址-517菠菜网平台-517菠菜网官网的文章,请注明出处: 517菠菜网地址-517菠菜网平台-517菠菜网官网 » 时心间俱有些怅然若失般的不舍。暗器

分享到

表个态吧 赞(0)